李專:成熟的情人,應該以溝通表達自己的想法,而非爭吵和爆發負面情緒

你好,我叫May。近排我同男友發生咗件事,到依家我都係好迷茫,我唔知我應該點做,希望可以幫助解答,唔該!

嗰日我哋搭巴士,我哋坐最後,佢話佢個位無椅背唔鐘意坐,我就讓我咗個位俾佢,但佢一轉位,架車就郁一郁,佢成個人夾到我手指,我痛到哎呀咗聲,但佢坐低之後就好似無咩嘢咁,無講任何嘢。佢見我靜哂咁就問做咩,我話啱啱俾你夾到,佢就話夾到少少啫,就喺度發哂脾氣(我當時唔開心嘅樣+靜咗),之後佢係咁問我「你覺唔覺得你真係好易發脾氣啫?」,我就用唔好煩嘅語氣答「係啊係啊!」

跟住成程車我都同佢坐隔半個位咁,無講嘢,就嚟落車時,佢就忽然拉我埋去,我唔肯,佢話「做咩?」,我話無嘢。最後落咗車後,佢問我啱啱做咩唔埋嚟,我話:「大家都唔係咁fd,所以唔想坐咁埋。」佢話點解,話明明係我無啦啦黑面。我話啱啱你整親我都完全無理過我。跟住佢話:「你啱啱無啦啦成個系面樣咁。」
我就話:「你好唔尊重我,講啲咁嘅嘢!咩系面?你識唔識尊重人?」

佢:「我點樣唔尊重你?你啱啱係系哂樣啊!」

我:「啱啱我係痛緊,但你完全無理過我,我先會唔開心!」

佢:「係架車郁唔關我事,又唔係有心嘅。」

我:「唔係有無心嘅問題,係你實在有整親我,意唔意外就係有,但你都完全唔會緊張下,半句都無問過。」

佢:「你淨係識顧自己咋。你明知我唔鐘意坐最後,但你就係都要坐最後,你有無理過我?」

我:「嗰位坐到七七八八,我隨便選,而且我都同你換咗位,你仲想點?」

佢:「咁咪無嘢囉。」

我:「你啱啱話咩系面樣?識唔識尊重人,仲要咁樣話自己女朋友。」

佢:「話你系面有咩問題?你打俾阿媽問下有無問題。」

我:「我本身係唔多識笑似黑面口咁,你第一日識我?我啱啱唔開心就更加黑,就俾你話係系面。你真係好過份。我剩淨係想你關心下我,問下我『有無整親?』,但你無問過,所以我唔開心,但就話我係系面樣。」

佢好肯定嘅表情:「係啊,你係系面啊,仲好x系面嗰隻。」
嗰陣我真係覺得段感情完全零哂,無啦啦無哂咁。靜咗陣,最後我叫佢:「你走啦。」佢再次好肯定嘅表情:「好啊,我走啊。」

我唔知我應該要點做,當時我淨係想男朋友關心下我,因為嗰日約去街,喺訊息度佢又少咗回我、少咗講佢去到邊。我到咗都無理我咁。之後喺戲院睇睇下戲佢有訊息,冇耐佢就好快手較靜機,睇完之後佢就話想去廁所,但行過去前,佢又行喺後面撳手機,等咗佢好耐佢先出嚟,令我覺得感情淡咗同有懷疑過下。我想佢關心下我,想知佢係咪仲緊張我,點知得到嘅係呢啲。

同埋之後我哋會去台灣,機票酒店佢都俾哂錢,去前發生咗呢件事,我唔知應該點做。我真係好迷茫,可唔可以教下我點做?唔該!



May:

是的,女孩往往希望另一半讀懂看懂她的潛台詞,明白有一關心的渴求叫「哎呀,好痛」;有一種生氣叫「哦」;有一種謊言叫「我沒事」;有一種傷害叫「你又怎麼了」;有一種極端的失望叫沉默。

可是,你要理解,這種懂得是一種bonus;不完全理解是人之常情。一個成熟的情人,其實應該學懂適當時以溝通表達自己的想法,找出雙方共同理解的地方,而非以爭吵和爆發負面情緒表達。因為即使吵贏了、爭贏了,卻會輸掉對方的一顆心,磨損彼此的感情。循環下去的結果,不是厭倦,而是毫無所謂。
你似乎有一種迷信,誤以為無論怎樣爭吵和發脾氣,彼此很快又繼續相愛,和好如初,所以當另一半受不了的負面情緒、禁不住向你投訴時,你卻指出「我本來就是這樣!」「你第一日識我?」,將包容你糟糕之處視作他的一種理所當然,忘記了感恩。

結果,釀成了這個結果。

需知道,有時爭吵的幾分鐘裡說過的衝動話,卻可以隨時換來一輩子都未必可以彌補的後悔。來到現在,局面是如此惡劣,你能夠做到只有放下面子和誠心改過,別將這樣視為認輸,卻應視作成熟,但願能扭轉他的心意。

P.S. 當然,他這樣出言侮辱你,也有不對之處。情人之間應該互相尊重。

李專

李專

李專,愛情專欄作家。1988年移民地球,2014年9月16日開始馬拉松式網路寫作。曾於室內設計界打混,後覺得非自己理想生活,轉行做寫稿佬。

**如果你遇到任何愛情上的疑難,都歡迎e-mail到editorial@cosmogirl.com.hk(Subject: ask CG!),愛情專家團隊會於CosomGIRL!為你解答!

You may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