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夠成為你姊妹團的一員,是我的榮幸

TEXT: 新北由紀

姊妹團, 閨蜜, 女生友誼, 好朋友, 兒時好友, 友誼, 結婚, 婚禮, 伴娘

「第日結婚,你會唔會搵我做伴娘架?」

這句說話,是所有女生在成長路上的一句魔咒。

在年輕青蔥的白校裙下,你與當時的閨蜜說出這句說話。

對方自然回應一句:「緊係你做啦!到時我會特登掟花球畀你架啦!」

有點漫漫,但同時有點大意,因為雙方並沒有為這句無心笑話定一個限期。

如果有限期,會過期,大家看著明確的標竿, 除了上心之外,也相對會懂得放下。

姊妹團, 閨蜜, 女生友誼, 好朋友, 兒時好友, 友誼, 結婚, 婚禮, 伴娘

人總都會長大,隨校裙變長裙、再變連身裙與婚紗裙。

你一回頭,昔日閨蜜早就走了另一條路。

姊妹團, 閨蜜, 女生友誼, 好朋友, 兒時好友, 友誼, 結婚, 婚禮, 伴娘

甚麼是長大?

大概由我可以穿著高踭鞋追巴士的時候開始吧。

或男或女,都曾覺得自己是某位摰友的「伴郎伴娘」必然之選。

可惜大家都錯估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就如半空中繞圈的燈蛾一樣,抵不上一撃,就成飛灰。

姊妹團, 閨蜜, 女生友誼, 好朋友, 兒時好友, 友誼, 結婚, 婚禮, 伴娘

聽過朋友的一個故事,她們六個從中學就是形影不離的閏蜜, 即使在大學依然維繫到,而進入社會後,大家從不同領域前進,雖然見得少,但自覺感情不變。

幾年之後,其中一位終於決定結婚,眾人當然高興, 但這五個女生收到的,是一份莊重的請帖,而非一條姊妹裙。

姊妹團, 閨蜜, 女生友誼, 好朋友, 兒時好友, 友誼, 結婚, 婚禮, 伴娘

五個女生,有的心中明白、有些深深失望。但新娘的考量也是合情合理,姊妹團人數畢竟有限,自己在職場遇到一班好同事,她們日對夜對,感情之深無容置疑,加上幾位從大學開始就與自己在同一範疇奮鬥的「新閨蜜」,白長襪與黑皮鞋時深交的她們,似乎更像是過去的回憶,站在台上的都是未來,既然高下立見,就不需猶疑。

反正,人的一生都在玩緣份遊戲,沒規則沒成敗,只有離離合合。

姊妹團, 閨蜜, 女生友誼, 好朋友, 兒時好友, 友誼, 結婚, 婚禮, 伴娘

所以,可以成為一位朋友的姊妹團,那怕只是受惠於天時地利, 亦絕對是一個榮幸,證明你在她生命有一個地位。

以此準則,我沒有這個榮幸,

但畢竟曾經是這份福氣的候選人,倒也幸運。

我與這五位女生說,可以在場見證,即使是台下,也算不錯。

姊妹團, 閨蜜, 女生友誼, 好朋友, 兒時好友, 友誼, 結婚, 婚禮, 伴娘

因為很多句「第日結婚,你會唔會搵我做伴娘架」, 其最後結果,可能只成為Facebook上的一個Like、或Facebook Live上的一個View。

你不會怨的,因為不是她離你遠去,只是兩人不約而同地從相反方向逐漸移動,

而且這個過程,並無人發現,

直到回頭都太遲的那時。

You may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