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夢想堅持 林耀聲

TEXT:JO LIU

為了演戲,林耀聲走了近十年的崎嶇小路。 
拍《點五步》前,他說他想當演員, 現在他可以理直氣壯的告訴別人:「我是一位演員」。

林耀聲, 林耀聲 點五步, 點五步, 林耀聲訪問

灰色間條上衣J. Crew

從零到一

「一件事最困難的,是從零到一的階段。」0與1之間是無限、是循環、是黑洞,林耀聲在這間隙中徘徊了6年。從第一套主演的電影《烈日當空》到前年拍畢的《點五步》,林耀聲中間在拍戲、拍劇的空檔裏打散工,拿到角色要演出便辭工,拍畢後又繼續打散工。這段日子,工打過3、40份,送貨、侍應、廚房,說得出的林耀聲都幾乎做過;然而,他拍過的戲和劇,我們說得出名字的卻沒幾個。

林耀聲, 林耀聲 點五步, 點五步, 林耀聲訪問

「拍了《烈日當空》後沒太多人認識,沒太多演出機會,接着3、4年,我做了3-40份散工去維持生計。有人找我便去拍片,拍完便找散工,然後有人找我拍片便又辭去散工,我在這循環裏一值是行屍走肉的狀態。」是累還是磨滅意志?「是消磨意志的。我曾經想過放棄,不停問自己『我是否做得到?我也20歲了,這樣上去也不行,是否要正正常常找工作呢?』我跟伯樂麥曦茵說要去找工作,她着我先回去想清楚,甘心的話可以放棄,追求夢想不是靠盲目達成,如果覺得電影不適合,放棄也無可不可。」他最終選擇留下,一邊學習一邊靜待機會。林耀聲說時冷靜,是多年在生活跌宕中磨練出一份沉澱,抹去年少氣盛,慢慢的,專心致志向一個目標前進,每一個機遇他都珍而重之,讓他從零,踏進了一。

林耀聲, 林耀聲 點五步, 點五步, 林耀聲訪問

灰色上衣及黑色皮褸 
Both from Chevignon

絕望裛的希望

《點五步》講述一群來自屋邨的Band 5學生,校長爭取到經費,半湊半合成立了少年棒球隊沙燕隊,這群叛逆的野孩子最後贏了日本強隊。沒人想過他們會贏,贏了也沒太多人知曉,可是,脫去球衣丟開球棍,離開投手丘之後,莫論輸贏,這些學生,也回不去做以前的自己,因為他們生命裏多了份希望。在戲內演投球手阿龍的林耀聲,同樣地就在演了一次戲,看到平凡以外的自己,也就回不去。「完全沒想過要當演員,跟肥毛(岑珈琪)一起去《烈日當空》casting,他說我們是梁朝偉及周星馳,他是周,我是梁−周星馳拉梁朝偉去報考藝員訓練班,梁朝偉考上了,周星馳卻考不上。那時我不過想試了試才算吧,誰知best friend又考上了,便一起拍戲,最後又認識了一班好友。後來到電影上映,在銀幕看見自己的頭那麼大,好像有魔力般,吸引着自己繼續拍戲,萌生在這方面發展的念頭,最後便一頭栽進去。」以為混沌一世,誰料自此愛上演戲;載浮載沉數年,怎料《點五步》導演找上林耀聲,成為了他的轉捩點,絕處逢生。

林耀聲, 林耀聲 點五步, 點五步, 林耀聲訪問

彩色連帽外套、橙紅色毛衣及長褲 
All from Scotch & Soda 
高筒平底鞋 Timberland

半步間的機會

曾經,有個角色需要林耀聲駕車,距離拍攝只有三個月,他去學車,考了兩次也考不到車牌,他失去角色亦明白了演員要時刻做好準備。為了得到《造口人》主演一角,他花了兩個月,日日夜夜練習英語,自嘲英文只有小學程度的他練到想哭,背誦9成9是英文對白的劇本,錄了一段給導演看,讓對方知道他是勝任演活李志超;為了演好《點五步》投球手阿龍,林耀聲又花兩個月苦練投球,天天在籃球場裏投球拾球5、6個小時。每個演出機會都得來不易,林耀聲很珍惜,用盡每分力做每個細節。「我很珍惜擁有的。我現在還未算擁有甚麼,機會來我還是會捉緊,不想錯過任何機會。我很想演戲,像球員很『餓波』,很想很想打波那樣。身為演員,我就『餓戲』,很想繼續演、很想繼續演!」他說得用力。球賽於局外人也不過是一場比賽,可於球員,那頃刻便是人生的全部,正如演戲,也是林耀聲的全部。

林耀聲, 林耀聲 點五步, 點五步, 林耀聲訪問

間紋針織毛衣Diesel 
牛仔褲Chevignon

踏出投手丘半步,球投出那一刻,也是一個不可逆轉的機會。林耀聲說,追夢過程有很多難關、難題,但解決辦法總比難題多,只要堅持下去,問題自然迎刃而解,千萬不要放棄。放棄,便會推翻之前一切的努力,正如《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》中有一句:「放棄才是最大代價。」

>>>林耀聲訪問片段:http://bit.ly/2iewmEU

You may also like